目录

设置

思考自己真正需要什么,少些选择

书名:《中国活法Ⅱ》作者:张子毅

纵观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历史,物质水平和思想水平从来都不是同比增长的,思想水平似乎从来都要落后于物质水平。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我们所处的社会,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和纷繁复杂的欲望,限制了我们对精神世界的探索和追求。

我们需要极简主义,正是因为我们所处的是一个追求过度消费,乃至过度浪费的社会。物质的富余是生产能力提升带来的积极成果,但是过度追求物质则是一种病态。

你身边也许就有很多这种人:每次手机制造商发布新版本的手机,他都会迫不及待地购入,即使原来的手机并没有任何问题,而旧手机的命运自然是被丢弃;每年换季时,他们都会买很多新服奇服,却仅穿一两次便堆在衣柜角落不闻不问,不丢弃不送人,说是下一季再穿,而来年却只想着买新款的。

可是这些所谓的新版、新款,包括手机和数码产品,以及很多种类的商品,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。商家为赚取更多利润,编造各种“故事”,用各种现代传播方式“哄”消费者为它们买单。这些所谓更新更好的东西,人们用不了多久,就会变成垃圾车上的明日黄花。

那么,消费者获得的是什么呢?是生活品质的真正提升,还是时尚体面的炫耀资本?是内心愉悦的温和享受,还是无穷无尽的购买欲望?是自我个性的表达,还是盲目跟风?是泡沫式经济,还是人云亦云的不甘落后?

其实消费者之所以这样趋之若鹜地购买不必要的新东西, 就是因为他们处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,或多或少会被社会所同化,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;与不善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,亦与之化矣。”当我们的心灵被眼前的物质欲望所蒙蔽,精神世界的追求自然会退居其次。这种近乎病态的物质追求,只能满足人们的虚荣和炫耀心理,对人类思想水平的进步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在一波又一波的消费主义狂潮之下,现代人已经成为自己欲望的奴隶。各式各样的广告奴役、催化着我们的购买欲,诱惑我们购入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。为此,我们拼命工作,去追求名牌手提包、钻石项链、豪华车,也许只是为了广告里的一句宣传词。在商家的洗脑之下,我们的生活目标就是一个庞大的列表:服装、手机、香水、数码、轿车、美容按摩、星级酒店……可是我们却淡忘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。你买来了钻石,但并不意味着拥有恒久的爱情;香车宝马所带来的刺激和兴奋,也往往转瞬即逝,需要用新的刺激去填补。

在这个社会,人同物的关系完全被颠倒了,不是产品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被生产,而是人为了使产品得到消费而存在。人拜倒在物面前,把物作为自己的灵魂,这就意味着人忘却了、失去了自己的灵魂。我们用生命和时间换取着并无意义的工业化复制品,而这些复制品全变成了负担,因为我们要用更多的时间来收拾、使用、打理这些复制品。

当我们抱怨被生活的琐事埋没的时候,也许正是被自己的物品埋没了。这便是物对人的“异化”。很多人在物质的层面上要这要那,欲壑难填;而一旦回归到本质的层面,却一片茫然, 无理想,无追求,对自己的真正所需也一无所知。这不是中了消费主义的毒,被“异化”的典型征兆吗?

与消费主义一同甚嚣尘上的是拜金主义。这也不足为奇, 既然我们有这么多欲望要满足,这么多商品要购买,那当然需要更多的金钱。“只要有了钱,什么梦想都可以满足”是不少人的人生信念。为此,他们铆足了劲儿赚钱,正当的手段不行, 就诉诸歪门邪道,甚至不惜违反道德和触犯法律。

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有一幕场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:反贪局在“小官巨贪”赵德汉的秘密别墅中,足足搜出 2 亿多元人民币,成捆的人民币堆满了整面墙,

甚至床上、冰箱里、地板上,也都铺满一捆捆的人民币……据赵德汉本人供称,这些赃款他一分钱都没用。那为何要贪这么多?只是因为以前“穷怕了”。

在这里,对金钱的膜拜已经脱离了物质的需求,而成为切切实实的“拜金”。拜金主义者盲目追求金钱,甚至将其凌驾于自己的真实欲望,乃至世俗常理之上。不就曾有某相亲节目的女嘉宾放言“宁愿在宝马车里哭,也不要在自行车上笑”吗?

更有人看什么都和“钱”有关:婚姻是一场交易,教育不过是为了将来进行的投资,连生老病死都无一不能抽象成具体的金钱数目……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是彻底地“走火入魔”了。消费主义和拜金主义到底错在何处?错就错在它们将消费和物质占有等同于人生的全部,以为得到了金钱就可以满足自己的一切欲望,其实大谬。

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将人的需求分为“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”从低到高五个层次,并需要逐级满足,这便是大名鼎鼎的“需求层次理论”。金钱可以满足哪些需求?应该说像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这样的低层次需求,确实需要金钱。没有钱,不可能衣食无忧。但是赢得尊重和自我实现这样的需求能够单靠金钱实现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有些人以为有了钱就可以得到友情,得到尊重,觉得实现了自我。殊不知用金钱吸引来的不过是贪图你钱财的酒肉朋友, 他们尊重的是你的豪车豪宅,却不是你本人,一旦你失去了这些外在的依凭,这些人便作鸟兽散,绝不会对你有半点留恋。这样得来的尊重,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已,不仅不能实现自我,反而蒙蔽自我。

在金钱与过度消费的毒害下,现代人沉迷于自己的低层次需求,却对更高层次的需求视而不见,成了一个个外表成熟, 心理年龄却仍停留在幼年期的“巨婴”。此种流毒,已经蔓延到社会的方方面面,颇有些积重难返之势。

反观经济落后时期的社会,以中国古代为例,就曾有过对大同社会的构想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,男有分,女有归。
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”

在这篇著名的《礼记·大道之行也》中,对理想社会的所有想象和建设目标里,几乎没有关于经济和消费水平提高的内容,而是呼吁民风民俗的淳朴、孝悌仁义的品德,注重的是人们的精神世界。

在改革开放之前那个并不发达的时代,我们曾经“夜不闭户、路不拾遗”,而在如今这个吃穿不愁、物质富余的时代,却多的是自私自利、蝇营狗苟之徒。可见现代人确实已经丢失了自己的精神家园,再也寻不到心灵上的世外桃源。所以,我们急需一剂良药,来使沉浸在纸醉金迷、声色犬马中已经成为了欲望的奴隶的人们迷途知返。

那么,如何为病入膏肓的现代人“拔毒祛病”呢?“极简主义”不啻为一剂良方。现代人迷失在消费主义营造的“极繁” 迷宫中难以自拔,正需要反其道而行之,以“极简”当头棒喝。

极简主义究竟是如何拯救现代人的精神家园的呢?这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,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人们都习惯了快。很多事情一旦快起来,就没有时间去认真思考,思考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什么,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。

而极简主义倡导简单的生活,减少物品,减少生活中无益的事情,这样生活节奏就慢了下来,自然有时间去想更多关于精神世界的问题。践行极简主义,可以节省我们的时间,节省我们的金钱,节省我们的精力。节省了金钱,就抵制了消费主义和拜金主义;节省了精力,我们就可以为自己的心灵家园添砖加瓦,抑制了欲望的膨胀,从而找到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东西。